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小心眼的艺术大师

2019年03月27日 栏目:美食

Paul Poiret是一战前后的时装大师,风格较为奇幻瑰丽。战争过后,物资短缺,瑰丽风格不再如以往那样大受欢迎,而Coco Chanel设

Paul Poiret是一战前后的时装大师,风格较为奇幻瑰丽。战争过后,物资短缺,瑰丽风格不再如以往那样大受欢迎,而Coco Chanel设计的那些朴素棉裙则占了上风。据传有一次,Paul Poiret在大街上撞见了Coco Chanel。看见Coco穿着她自己设计的黑白外套,Paul无不嘲讽地说:“小姐,你这是在悼念谁啊!”“悼念你呀!”Coco毫不客气地回敬了一句。

作为当时主导巴黎时尚走向的两位大人物,Paul和Coco可不想与对方有任何合作或交集。Paul说Coco的设计不过就是一副“高级的穷酸相”;Coco马上反击道“Paul Poiret的那一套早在一战前就应该过气了”。的的确确,战争彻底改变了社会格局:昔日只需盛装打扮参加宴会的女人们不得不也开始像男人一样去工作,Coco的那些非黑即白的服饰显然要更加适合。这一场仗,Chanel知道,自己打赢了。

和Coco Chanel发生过争吵的设计师又何止Paul Poiret一个人。同一时期的Elsa Schiaparelli与Salvador Dali等一众超现实主义艺术家们私交甚好。这样的风格也都在她的设计中体现出来。眼泪裙、形似一只高跟鞋的帽子、绣着一只巨大龙虾的粉红晚装裙……这些惊世骇俗的设计都是Elsa的杰作。相比之下,Chanel的黑白制服就要显得单调的许多了。另外,Chanel从小被父亲抛弃,青春期在修女院里度过,而Elsa Schiaparelli却是出身名门,家世显赫(应该能从那个复杂的姓氏中看得出来)。这样,一场无声的较量就开始了。当年两人在巴黎的居所中间隔着家酒吧,通常是一位刚从前门进来,另一位立刻从后门处闪人。Chanel每当提到Elsa时,总会是悻悻地以“哦,那个意大利来的艺术家”作为开头,气到不行的时候,干脆直接把Elsa叫做“女疯子”。

此外,遭受过Chanel的毒舌的还有Christian Dior。二战结束,人们都盼望着有人能站起身来,将巴黎重新推向世界时尚中心的宝座。Christian Dior凭借着面料的铺张使用,创造出了一种被人称作“新形象(New Look)”的服装风格,让女性们可以脱下劣质面料做成的朴素服饰,重新绽放独特的魅力风采,享受身为女人的愉悦。这是完全与Chanel的设计理念违背的。Coco Chanel出身贫困,完全是靠自己的独立自主才打造出的一番事业。在她心里,所有女人都应该是和自己一样,不依仗着男人的势力生存。如今,居然有人跳出来要女人们都穿上那些细腰大摆的裙装,这就等同于女人不得不降低自己身价,靠愉悦男性才能获得成功。

但Chanel低估了战争过后,女人们渴望穿上漂亮衣服的迫切心情。Christian Dior的设计旋风一般席卷了巴黎,欧洲,甚至漂洋过海,到了美国。面对此情此景,Chanel只好讽刺Dior先生:“他们恨自己这辈子不是女人,所以只好去把女人们都打扮得像是个变装皇后一样。一个男人居然去做女装设计师,还能有比之更不靠谱的事吗?”另一位大师Cristobal Balenciaga对Dior的设计也颇有微词——他认为自己才是“New Look”的首创者。当时的《Marie Claire》杂志主编马德尔海德里希去采访他,向他询问对“New Look”大受欢迎这一事件的看法,Balenciaga想了一会儿,慢慢地吐出了一句:“……我也不知道,二战前我的客户们就这么穿了,没啥好大惊小怪的。”

六七十年代崛起的Gianni Versace与Giorgio Armani也一直纠缠不断。Giorgio Armani评价Versace的衣服“和设计贴不上边,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把自己打扮得像是妓女似的”,

小心眼的艺术大师

Gianni Versace就讲过:“我宁愿看见一个思想自由的女性穿着邋遢,也不愿看到一个白痴身着Giorgio Armani时装。”

读这些小段子实在会让人忍俊不禁——这些改变了人类着装方式的人们其实也就是平常人。打打闹闹着几十年的光景一晃而过,而这种争吵声中蕴藏的是他们对自己事业的无比执着,对自己风格品味的不移坚持。要知道当年的人们相对“保守”,认准了一位设计师就会一生风格不变,不再穿其他家的衣服。现在的我们打开衣橱,各种风格各种出身的衣服和谐统一相处融洽。谁知道当橱门闭合时,一条金色浮夸的围巾会不会和低调精致的黑呢裤子暗暗吵起架来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