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在估价40亿美元的Square面前投

2019年03月20日 栏目:游戏

财富杂志写了一篇Square的长篇稿子,并且起了一个大胆,有点过于夸张但是极抓人眼球的题目:现金已死。这个题目说说容易,但是实现起来却难

财富杂志写了一篇Square的长篇稿子,并且起了一个大胆,有点过于夸张但是极抓人眼球的题目:现金已死。

这个题目说说容易,但是实现起来却难于登天。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不断有公司跳出来宣称现金已死,已经搞出了其替代品。但事实上,支票没有做到,旅行支票没有做到,信用卡没有做到,借记卡没有做到,Paypal也没有做到。

现金,这个又脏,又不方便,还需要兑换(多种外币共存)的货币形式,就像是金融世界里的蟑螂,所有人都想弄死它,但是无论怎么狂轰滥炸,它依然顽强地矗立在那。

能胜任干掉现金的任务么?Pandodaily的Sarah Lacy今天撰文分析Square的宏伟理想和尴尬的现状,翻译如下:

我看好它。这个星球上的比马桶都多,这个潜在的“现金杀手”联通了世界上几乎所有的角落,从偏远的山区到城市的贫民窟。改变了计算机业、银行业等等行业。

现在有了Square,它不仅仅是iPhone的一个附属品。它的创造者抓住了每台都有的耳机插口,并让它变成了Square工作的平台(但是目前只能在iPhone和安卓机使用),这是Jack Dorsey(创始人)和其他移动创业者不同的地方。去年的采访中,他提到说希望终Square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一部上使用。就像是Twitter那样把钱直接推来推去(这里是个比喻,因为去年的阿拉伯之春革命运动就是借Twitter传播到世界各地的,这里将Square比作Twitter,意指其掀起了一场货币革命)。他说只靠iPhone使用者是不能完成这一轮支付革命的。

Max Levchin和Peter Thiel倡导的全球性的无国界货币,也就是Paypal的原型思想,在90年代是个疯狂的想法,但是随着世界变成一个地球村,现在看来已经没有当时那么前卫了。肯尼亚的M-Pesa模式(只需要一部,并注册到肯尼亚移动服务商Safaricom,肯尼亚人就可以在几秒钟之内付费,无需现金,无需前往银行排队)从一个小区域推广到全球变成一个触手可及的梦想。

这是个迷人的未来图景,如果Square能够实现这种全球推广的话(就像M-Pesa一样,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在上刷卡就可以支付),将是巨大的生意,尽管繁复的管理工作也会接踵而来。公司刚刚完成近一轮融资,但是没有披露细节。有报告称公司现在估值40亿美元(也有消息称此估值偏高)。

但是因为长期以来,人们取代现金的尝试一次次地被挫败,使得很多投资人对再一次挑战现金,信心不足,尽管Square的前景看上去很好。问问Benchmark Capital和Andreessen Horowitz,公司近些年错过的哪个项目让他们悔。两家都会毫不犹豫地说,Square。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Square在继续融钱,投资人继续表达着后悔,但是他们还是作壁上观,只是嘴上说说后悔,但是并不愿插手。其他的投资公司没说那么多,但是复杂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这让我想起了旧金山的Nordstrom Rack商场。这是我9年来常去的一个商店,当你在曲折的商场里逛完,会来到一个货架前,往前走就不能回头要直奔结账出口了,所以人们会在这个架子前思考是不是还要这些东西。

这些东西真心是好东西,但是我真的需要么?虽然打折但会不会太了?其实我已经有一个类似的了。。。那里堆了各种商品,都是人们很喜欢但是在结账的一刻放弃的。

Square就有点这个感觉。所有投资人,包括Khosla Ventures, Kleiner Perkins, 和红杉资本,他们都是想要投,遗憾当初没有投,现在可能依然不会投。

更奇怪的是,伴随着每一轮融资,那些真正投资的人也都颇有微词。他们抱怨的原因多种多样,比如对创始团队管理能力的怀疑,比如对公司愿景的担心,对所有的硬件公司都会有的一些担忧,以及不断上升的价码。近几轮投资多数来自大型机构投资者,而非传统风投。

Ben Horowitz这样说:“我们错过了Square的A轮融资,那一轮是4000万美元,现在看当时确实有点失误。我们当时错就错在希望找个没有弱点的企业,而忽视了他们的优势。”如他所言,所有伟大的创业公司都有弱点,但是投资人会投资他们的优势,不会因为他们的弱项就拒绝。但是Square是个例外,

在估价40亿美元的Square面前投

尽管表示后悔,但是在后来价格上升的时候,他还是没有调整投资策略。

对于投资前期的投资公司,Square已经不是他们的目标了。但是对很多投后期的公司,他们依然在挣扎是不是要投这家企业。现在,Square在找投资这方面遇到点麻烦,它的估价很高,这是利好,但是也让一部分投资人望而却步。

但是一点是肯定的:Square还需要跟多钱。它心中的目标太宏伟了,是个资本密集型的项目。尽管很多互联公司如Twitter,Facebook获得了大笔资金发展,但是Square要做的是重写全球商业规则,这个目标就像SpaceX要发射火箭搞太空运输一样,都很宏远,也都很烧钱。

之后也许会出现两种可能性。估值还会一路走高。或者Square会受挫,全球经济降温会影响到他们的融资能力,迫使他们降价。如果那样的话,对于那些觊觎已久的投资者,将是个抢购入股的好机会。但是降价会带来噩梦。雇员手中的期权会缩水,导致不满和离职。同时降价会给出一个信号:取代现金的宏愿可能根本无法实现。这会导致一部分投资人放弃投资。

记忆中很难找出一个像Square这样的公司能让硅谷的投资家们这样纠结。很多投资人对谷歌爆出的早期融资价哈哈一笑,David Sze Greylock在Facebook估值5亿美元时进入曾被认为简直是疯了。但是这是我能想到的两个极端的例子。

如果第二种猜想是正确的话,想想看Dorsey和其合伙人继续执政会有多遭。就算他们不能取代现金,但是肯定也会建立起一个巨大的公司机构。

袖手旁观而没有投资的人和那些投了“区区”40亿美元的人,谁会笑到呢?考虑到硅谷的投资规则和现金历来的无往不胜,命运女神有可能偏向前者。但是对于那些喜欢打破既有的人,比如本人,则深深地希望后者投资成功。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