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富平贩婴案庭审三大焦点怎么拐如何卖为啥干

2019年06月13日 栏目:健康

富平贩婴案庭审三大焦点:怎么拐、如何卖、为啥干?怎么拐、如何卖、为啥干?——陕西富平“贩婴案”庭审三大焦点30日上午,备受关注的陕西

富平贩婴案庭审三大焦点:怎么拐、如何卖、为啥干?

怎么拐、如何卖、为啥干?——陕西富平“贩婴案”庭审三大焦点

30日上午,备受关注的陕西富平产科医生贩卖婴儿案在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被告人张淑侠(又名张素霞)被控参与6起贩卖婴儿案件,并致1名婴儿死亡。曾经的“白衣天使”缘何将犯罪“魔爪”伸向襁褓中的婴儿?婴儿如何从医院中被拐走的?又通过怎样的路线被贩往外地?

如何拐出婴儿:“专家”身份获多方信任

30日上午9时,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二楼大法庭。

自案发以来,被告人张淑侠首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之中。站在被告席上的她身材不高,双鬓发白,神情略显疲惫,人们很难将之与曾经的“技术权威”联系起来,但正是这位“白衣天使”,亲手将多个家庭推向痛苦的深渊。

检察机关起诉书称,从2011年11月至2013年7月,被告人利用职务便利,共参与6起贩卖新生儿案,导致1名婴儿被卖后死亡。

多位证人的证言显示,发生于今年7月,揭开冰山一角的“来小孩被贩卖”事件中,张淑侠曾指使同事修改婴儿的病历,将孩子的状态改为“畸形”。同时,张淑侠供认,因孕妇董某某体检结果显示乙肝二五项阳性,梅毒弱阳性,为避免遗传给孩子,她曾劝说董某某夫妇放弃孩子。

在此案中,张淑侠的“技术权威”身份,让不少同事放松了警惕,间接为她的犯罪行为打开了方便之门,也让本应严格的院方管理制度成为“一纸空文”。陕西省卫生厅此前的调查显示,在“来小孩”一案中,张淑侠曾先后指示3名产房工作人员篡改医疗文书,其中两名工作人员予以拒绝,一名修改医疗文书后未签名,而这三名工作人员事后均未及时向院方报告。此外,与产妇间的熟人关系,也让张淑侠的“好言相劝”并没有受到家属更多的怀疑。

检方调查显示,在董某某夫妇决定放弃婴儿后,张淑侠联系到了山西的人贩子潘某某,以2.16万元的价格将孩子卖走。尽管在法庭质证阶段,张淑侠一再声称,自己只是给“儿子儿媳无法生育”的潘某某找了个孩子,但事实上,这已经是她两年内第6次通过潘某某贩卖新生儿。

孩子去向何方:高价卖往豫鲁多地

检方调查显示,每次从医院抱出婴儿后,张淑侠都会尽快联系潘某某,而作为整个贩卖链条的“中间商”,潘某某会在时间亲自乘车来富平取回婴儿,同时在较短时间内将孩子“二次售卖”,从中赚取差价。

经调查,张淑侠每次获利约为2万元,而人贩子终的贩卖价格多在4.6万元左右。其中,2013年4月,一名被父母遗弃的女婴仅被张淑侠售价1000元,而这个孩子在随后不久便告夭折并被遗弃。

观察到,在持续2年的作案中,潘某某的“贩卖地图”遍及河南内黄、滑县,山东巨野等多个地区,购买者多以农村夫妇为主。他们或因无法生育,或希望有个男孩延续子嗣,成了此案的“买方市场”。

在法庭质证阶段,张淑侠多次强调,自己并非主动贩婴,只是为被放弃的孩子寻找“着落”。同时,她否认以欺骗手段引诱父母放弃孩子,如在“来小孩被贩卖”一案中,她就反复表示,“只说了孕妇有病,并没有说孩子有病,是家属自愿放弃的”。但来自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多位证人的书面证言显示,张淑侠确有篡改病人病历的行为,这些证据也被法院予以确认。

检方的公诉意见认为,的确有3起案件的婴儿是在被家长主动放弃后,由张淑侠抱回家中,并无欺骗行为存在。但检方同时表示,在新生儿因缺陷父母自愿放弃的情况下,医护人员作为中介促成收养关系,如果没有主动或被动获利行为,一般不追究刑事,但“张淑侠的行为并非如此”。

罪行因何而起:法盲乎?缺德、贪财也!

张淑侠贩卖婴儿的犯罪路径已被完整地呈现出来。从篡改病历动员产妇放弃婴儿,到联系人贩子将婴儿出手,再到“一而再、再而三”地犯罪,曾经的“白衣天使”沦为贩婴凶手,让人扼腕叹息。更令人反思,这究竟是为什么?

根据张淑侠的供述,自己与潘某某相识于一次门诊治疗,得知其儿子儿媳无法生育,便想帮助潘某某要一个孩子,而医院也确实有父母主动放弃孩子的情况存在。直到,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犯罪,只是认为在“做善事”。“我不认识潘某某,不了解她的过去,根本不知道她是人贩子。”

尽管一再为自己的行为作出解释,但篡改病历、在不能确定孩子有缺陷的情况下便劝说父母放弃、有偿贩卖等行为,已经让张淑侠触犯了法律的“高压线”。检察机关的公诉意见中认为,从初家属自愿放弃婴儿,到后来主动欺骗家属,“医德缺失、法律意识淡漠”“高额利润的诱惑”“长期未被发现心存侥幸心理”,是促成其犯罪行为的几大动因。

注意到,受害家属法律意识淡薄和防范犯罪心理不强,也是张淑侠能够长期作案的原因之一。警方此前的调查显示,在“来小孩被贩卖”案件曝光前的两年间,从来没有一个病人家属向医院举报或向警方报案。作为被拐卖的另一对双胞胎婴儿奶奶的富平县薛镇村村民杨某,在此案刚被媒体报道时,甚至不愿相信自己昔日要好的同学能做出这种事。

30日16时许,在的法庭陈述中,张淑侠表示愿意认罪服法。随后审判长宣布本案休庭,择日宣判。等待张淑侠的,将是法律的公正判决,但留给社会各界的思考,还远远没有结束。(付瑞霞、陈晨、粱爱平)

原标题:富平贩婴案庭审三大焦点:怎么拐、如何卖、为啥干?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微信砍价小程序
血癌
白癜风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