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玄幻之超神乞丐

2019年07月27日 栏目:金融

气氛由紧张突然变得分外尴尬。/杂∧志∧虫/这时,矮小老头终于绷不住了,大手一挥:“快走!快走!”冯媚儿正处在极度的好笑和感动之中,听到矮小老

气氛由紧张突然变得分外尴尬。/杂∧志∧虫/这时,矮小老头终于绷不住了,大手一挥:“快走!快走!”冯媚儿正处在极度的好笑和感动之中,听到矮小老头儿这么好说话就要放他们走,登时愣了一下。矮小老头儿见这个罪魁祸首一副“就是不走”面无表情的样子,恼羞成怒道:“怎么?!还想要我给你们赔礼道歉吗?!”什么?这些高高在上,不把凡人放在眼里,杀人如麻的修真者居然还想着给我道歉?冯媚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徐石倒是不慢,听到这话立马爬起身来,招呼也没打一声,也不用船槁了,拿出自己的静慈扇往水里一伸就开始飞速地划动起来。也就只有坚硬无比的静慈扇能禁得住徐石划船的速度。他可是知道,只要自己露出一点儿不可怜的样子,他的神级光环就没用了。只见小渔船如同离弦的箭一样飞速地冲走了,只留下五个修真者望着静慈扇掀起的巨大的浪花,一脸羞愧。五人就这么目送走了徐石二人。就在这时,李梅突然反应过来:“不对!这里面有问题!”然而徐石早已经消失在了湖面上,哪里还看得到影子。矮小老头儿听到李梅一声呼喝,也立刻反应过来,大喊一声:“好啊!原来是个邪修!赶快追!”旁边一个年轻人道:“追什么追!你的神识能搜索到那么远的地方吗?这坠龙河这么宽,这么长,你哪儿知道他们躲到哪儿去了?”…………逃离五个修真者的徐石,又奋力地划了一个多时辰,那速度简直比快艇还快,直到徐石实在累得不行了,这才停了下来。徐石摸了摸胸口,心道:“还好这几个修为低啊,要是修为高了,正儿八经地斩断了尘缘,我这‘被同情光环’就没什么用了。还好还好……”冯媚儿看着满头大汗的徐石,心中五味杂陈,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复杂的人,有时候像个正人君子,与人交往不在乎一切外在,有时候又像个小混混,行事作风一点儿没有章法。时而大义凛然,时而跪地求饶,明明有一身本事,却还乞讨为生。冯媚儿就这么默默地看着徐石,看得徐石一阵毛骨悚然。二人无言相视,就这么任由着小船随波逐流,原本什么事儿都不在乎的徐石,实在不知道如何安慰眼前这个刚遭大难的女人。而冯媚儿也不知道如何与这个刚刚为了她跪地求饶的男人说话。二人沉默了半个多时辰,徐石终于忍不住了:“那什么,我饿了,你饿么?我给你舀点儿水喝。多喝点水对嗓子好。”说罢,徐石拿出自己的钵盂,就往河水里舀去。哪知道,紫金钵盂刚接触到河水,整个河面下面突然以钵盂为圆心,发出一阵淡淡的光芒,同时小渔船一阵剧烈的晃动,把徐石和冯媚儿吓了一跳。徐石以为几个修真者又追了上来,二话不说,拿出静慈扇就是一顿猛划,瞬间又划出去百米。突然,一个苍老而悠远的声音在徐石的耳畔响起:“救我……”“谁?!”徐石厉声喝道。冯媚儿虽然看到了河面的异变,但是却听不到这个声音,她没有说话,只是疑问地看着徐石。“救我……”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徐石站起来望了一圈,整个河面宽阔无比,甚至看不到对岸,河面上也只有他这一条船,淡淡的微风轻拂湖面,留下一阵阵涟漪。徐石紧张地看着冯媚儿道:“刚才那个声音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什么声音?”冯媚儿疑惑道。“就是一个……”徐石还未说完,那个声音再次传来:“救我……求求你救救我……”“你是谁?!”徐石再次站起来观望,引得小船一阵晃动。然而那个声音并不回答徐石,只是不住地重复:“救我……救救我……”徐石心知好奇心才是害死猫的元凶,电影里各种因为好奇而死的人每年都有上百人,徐石并不打算冒这个险。徐石拿起扇子,试图将船划走,远离这个声音。但没想到的是,无论徐石如何滑动,却只见浪花四起,而船却往着西方缓缓前进。冯媚儿看着徐石紧张的样子,也不敢多话,只是心道:“看来自己真的是个扫把星,无论到哪里都没有好事……唉……死就死了,却没有想到,还要拖累上他……”正当徐石急的不行的时候,刚才被丢在船中的紫金钵盂,突然发出了一阵微弱的光芒,随即,不知为何,整个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徐石再抬头观看,发现这条小船已经行驶到一个不知名的洞穴之中。紧接着,光线越来越暗,到只剩下紫金钵盂发出的微弱光芒。

达州治癫痫研究院哪好
丽江好的专治白癜风医院
石嘴山哪家治牛皮癣专科医院好
扬州牛皮癣医院哪好
深圳哪家盆腔炎比较好

上一页:半生欢喜半生忧

下一页:九天途1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