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Facebook承銷商內斗的那些事兒大摩

2019年05月03日 栏目:育儿

Facebook股票上市的天的情況可謂驚濤駭浪,股價多次觸及其發行價38美元。但在股票承銷團的努力下,Facebook終于以38.23美

Facebook股票上市的天的情況可謂驚濤駭浪,股價多次觸及其發行價38美元。但在股票承銷團的努力下,Facebook終于以38.23美元收盤。其中,的功臣莫過于主承銷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其使用了綠鞋機制(Greenshoe),在20分鐘的交易時間中動用近20億美元資金在市場上購入Facebook股票,從而避免了后者股票天上市就跌破發行價38美元。

作为股票成功上市的元勋,承销团也获得了丰富的报酬。其中,主承销商摩根士丹利获得了Facebook这次IPO中38%,约为6700万美元的承销费。不过这份功和名来之不易,尤其是在我们了解大摩跟高盛为了争夺Facebook主承销商进行的斗争以后。十天前,鲜见深度报道的Business Insider花了一个多月时间采访相干人物,写了一篇很长很长的报导,来揭露这场斗争的内幕。

战前局势:大摩风头正劲

这次Facebook的IPO中,承销商一共有33家,其中主承销商是摩根斯坦利,另外的主要承销商还包括摩根大通、高盛(Goldman Sachs)、美林和巴克莱银行(Barclays)。而整个硅谷都明白,现在大型的科技公司上市,主承销商只有两个选择:摩根士丹利或者高盛,他们在近数十年的科技公司IPO中建立了一些对自己有利的行规,并建立了威信。高盛是微软、雅虎、eBay的IPO主承销商,而摩根士丹利则是Google、LinkedIn、Zynga的IPO主承销商。

近几年,摩根士丹利的风头盖过了高盛。在近一次大型社交站LinkedIn的IPO主承销商资格争夺中,就能体现这点。高盛在此期间犯了三个决策性毛病。首先,摩根斯坦利的代表Michael Grimes是其全部公司的技术团队主管,而高盛的代表Scott Stanford只是高盛全球互联团队的主管,两者职务级别上的差距让LinkedIn感觉摩根斯坦利对自己更重视。其次,Scott选择了向LinkedIn的创始人下功夫,而不是更有决定权的CEO和CFO。

,也是重要的一点,Michael和他的团队早在LinkedIn成心上市一年多前就免费帮助其分析业务状况和改良财务运作,双方建立了良好的关系,高盛作为后来者,已经没有了争取的机会。

在意识到在科技公司IPO的市场中劣势明显后,高盛做出了积极的转变。他们派出了自己的秘密武器:科技通讯及媒体团队的联席主管Anthony Noto,他与高盛在硅谷的总负责人George Lee一同主持当地的工作。Noto是一名互联分析家,曾担负NFL的财务总监。与摩根斯坦利的Michael Grimes相比,Noto在研究分析和财务总监工作经验方面的优势,他更能够站在投资者的角度出发去想问题,帮助需要IPO的公司更好地推销他们的股票。虽然已经挽救不了公司在LinkedIn IPO上的颓势,但通过削弱Scott的职权,Noto带领自己的团队为高盛在科技公司IPO市场上光复了一些失地。高盛在Zynga和Groupon的IPO中都成为了联合主承销商,在Yelp的IPO中更是大获全胜,成为了主承销商。这些改变也让高盛在竞争成为Facebook IPO主承销商的对弈中取得了资历。

正式开战,媒体成了帮凶

各大投行的战斗从Mark Zuckerberg全程委托 Facebook的CFO,David Ebersman负责挑选IPO的主承销商开始。

为了讨好Facebook,摩根士丹利和高盛出尽宝贝让自己在其高层人员前多露面。如在2010年的秋季,Facebook的COO Sheryl Sandberg在旧金山为柬埔寨的女性权利保护倡导者Somaly Mam组织了一场筹款活动,高盛的George Lee和Michael Grimes成为了两名的赞助者。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高盛都步步为营地做好了与摩根斯坦利的竞争,高盛的CEO Lloyd Blankfein也曾多次到了硅谷与Facebook的高层会面。

但终,高盛还是下错了棋。

2011年1月,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来自华尔街评论员Andrew Ross Sorkin的一篇报告。报告揭露了高盛将向Facebook直接投资4.5亿美元,以换取的股票份额计算,高盛对Facebook当时的估值已高达500亿美元。除此之外,报告还指出,高盛将向他们的客户一个针对Facebook的价值15亿美元的私人投资计划。当时的高盛正努力从金融海啸的消极影响中走出来,这次的投资不仅让公司看到了曙光,更让人们确信高盛将确定成为Facebook上市的主承销商。

但好景不长,Sorkin的报告让本来还处于秘密阶段的交易沐浴在了阳光下。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这次交易进行了调查,根据SEC的规定,股东超过499人或者资产规模超过1000万美元的公司需要公然披露其事迹信息,高盛的投资计划相信能将帮助Facebook不触发以上规定的情况下募集资金,这只能在低调进行的情况下实现。交易被曝光后,高盛为了规避SEC的监管,迅速向其美国客户发出公告,宣布这项交易不面向美国国内的客户。这让高盛两边都不讨好,美国客户们失去了一个的投资机会,同时也使Facebook失去了引入美国优良投资者的机会,让高盛和Facebook的关系出现了裂缝。

而关于这次交易的秘密信息究竟是怎么被泄露出去的呢?当高盛和Facebook的交易顺利进行时,Facebook的CFO,David Ebersman按照惯例告知了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这项交易的内容,两家公司当然会感到自己在这项交易中被抛弃了。根据纽约时报内部职员的泄漏,消息的泄露极可能是由于一些高盛的较低级别经理向太多人谈及交易对他们的好处所致,但按照常理推测,两家投行都极有可能向纽约时报爆料。

错误要总结,但战斗还要继续。在过去的两年里,Facebook的CFO,David Ebersman与华尔街的各大投资银行都保持了密切的联系,他会不时向对方释放信号,泄漏想改变各家投资银行在Facebook的IPO中的承销份额,来看观察各家公司的应对方法。各家投资银行也没闲着,他们甚至动用了关系,向Sheryi Sandberg的丈夫献媚,只为了让其在Sandberg前美言几句。

为难的结果:高盛竟被摩根大通挤下

终究,Ebersman没有使用传统的选择主承销商的一贯做法。他自己起草了完全的Facebook上市招股书,自己决定各家投资银行在这次IPO中担负的角色,,他把决定提交给了Mark Zuckerberg和Sheryl Sandberg,并获得通过。不出意料,摩根士丹利获得了终究的胜利,但高盛竟然被认为不善于进行科技公司IPO的摩根大通挤到了承销商的第三位。

虽然高盛在这次主承销商资格争夺的战斗中被打败了。但他们之前在Facebook中的投资将带来5亿美元以上的回报,也为他们的海外客户赚取了约10亿美元的收益,加上一千多万美元的股票承销费收入,在这次的IPO中他们不会有太多的抱怨。

脑瘫的宝宝可以恢复正常
安徽治疗小儿脑瘫的三甲医院
辽宁癫痫病医院查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