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七恶

2019年07月27日 栏目:网络

威利洗漱一下,整理压皱的衣服后就下楼,看见客厅坐了几个人,定眼一看,心里早就预料到有这种场景,也不慌,对安德鲁笑道:“抱歉,让你久等了。=杂

威利洗漱一下,整理压皱的衣服后就下楼,看见客厅坐了几个人,定眼一看,心里早就预料到有这种场景,也不慌,对安德鲁笑道:“抱歉,让你久等了。=杂∥志∥虫=”安德鲁连忙摆手,请威利坐下。威利坐在安德鲁的旁边,对玛丽说道:“好久不见了,玛丽。”玛丽张了张口,虽然预料到娜塔莎没来,但真的没看见自己妹妹的那一瞬间,说不失望是假的。“威利老师,我可以这样称呼您吗?”玛丽知道对方有另外一个身份,先询问一下,怕唐突对方。威利点点头,知道玛丽想问什么,不等她开口问,他就说:“真的很抱歉,中途我们被袭击了,娜塔莎和奥黛丽已经被其他人带走。我们真的很抱歉,不过,我们已经在准备营救方法,这一切都会结束,很快你就能见到娜塔莎她们了。”在这一段时间,隐藏在帕克那边的卧底已经派上用场,告知他们关于娜塔莎和奥黛丽的事,只不过加西亚就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要观察一段时间再决定要不要跟它接触。很遗憾,菲尔被发现了,不然也不用动用藏得这么深的卧底,这是被哈里斯的魅力给折服的人,得知这件事才帮他们。玛丽得知这个坏消息,心情也是很失望,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一早就给自己做好的思想准备,只不过听到威利的到来,给了自己一丝希望而已。“我早就应该想到的,娜塔莎这么久都没有联系我们,肯定出事了。”玛丽抓着安娜的手,被安娜反握,两双漂亮的手交叠,赏心悦目。威利问一旁阿曼达一些问题,早就被吩咐过的阿曼达乖巧地回答,有问必答,睁着一双纯净的眼睛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些传说中的天才科学家。,威利要了阿曼达一些血液样本,跟其他人告别后,匆匆赶回房里做分析。安德鲁劝失落的玛丽和阿曼达,玛丽收拾好心情,拉着阿曼达的手就走。安德鲁要负责威利的安全,只能让自己的米拉米去送。经过一个月的分析,威利找到当中一种能够抑制黑色米拉米的物质,只不过这种物质离体时间超过二十四小时后就会消失,威利不得不要来阿曼达新鲜的血液样本。当中还得知还有类似的人有这种能力出现,威利都秘密给他们做了分析,无一不是这种物质在抑制着黑色米拉米。了解这一些人的特性,威利总结出重要一点,欣喜若狂的他连忙将消息告诉给哈里斯听。“元帅,我找到能够抵抗黑色米拉米的办法!它们害怕具有梦想而且认真耐心的人!”林雨被困在这栋大楼很久很久,久到都不知道日期是多少。所有的通讯设备都被人搜走了,连奥黛丽也只能几天见一次,但每次见面,她都觉得奥黛丽一天比一天陌生,陌生到就算站在她面前却觉得离她好远。不变的却是她们的联系,虽然没有再次被人弄淡了,但是很多时候都没能跟奥黛丽联系上,不知道它被带到多远的地方。“主人。”加西亚带着奥黛丽回来了,奥黛丽眼中虽然还有着眷恋,但眼底的疲倦与冷漠更是令林雨心疼与心惊。加西亚看着林雨细声问着奥黛丽去做什么,盯着她们一会儿,没有打一声招呼就走了。快了,很快就会结束了。林雨全身心都关注着奥黛丽,没有留意加西亚已经走了,跟奥黛丽说了一会话就让奥黛丽休息,看着奥黛丽的睡颜,林雨的不安越来越大。为什么奥黛丽困了而她没有想睡的感觉?心中有一个答案即将跃出水面,但是林雨像个胆小鬼一样,不敢去触碰那个似乎是真相的答案。过了几天,加西亚再次带走奥黛丽。这种像是日常任务的举动,令林雨再次提出要跟随的请求。“这种事情不适合你跟着,如果你想要当小白鼠的,尽管走出来,我不会保护你的,这里的米拉米都对你恨之入骨。”加西亚冷漠地说完这段话,就带着奥黛丽走了。林雨呆愣在原地,她感受到奥黛丽逐渐对她疏远了,听到这样的话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维护她,反而是一脸漠然。林雨在反思帕克做了什么才让奥黛丽这样,想要在下一次见到奥黛丽补救两人的关系。没想到,原本这一天像往常一样有大把时间浪费却被一群人给打破了。那些人二话不说就将她带走,一路上看见很多不知道是人还是米拉米的人对着她指指点点,脸上的嫌恶与恨意完全暴露在林雨的面前。林雨被绑椅子上,看着实验室桌面上花花绿绿的试剂,特别怂地咽了一下口水。这些人不是要把她当作小白鼠吧?林雨的眼睛看见实验桌上一堆已经解剖过的小白鼠,开膛破肚,差点没把她给吓死。过了一会儿,一个人穿着西装缓缓走进来,黑色的西装与洁白的实验室画风完全不同,像是误闯进另外一个次元。“准备好了吗?”帕克接过一个人递给它的的白手套,带上后跟它的西装完全不搭配。林雨不知道它在问谁,没有搭理它。“被吓坏了?不会说话?”帕克捏着林雨的下巴,轻轻摇着林雨的头,似乎在查看是否被吓坏了。变态啊!帕克碰到林雨的那一瞬间,她的寒毛都竖起来了,毛骨悚然。在林雨的认知里,带上白手套的衣冠禽兽已经发展为变态了,动作这么温柔,看她的眼神却是满满的恶意。“看来你还没有学乖,不过看在你很快就跟奥黛丽没关系了,让你多放肆一会。”帕克接过一个人递过来装着无色的液体的烧杯,对着林雨说道:“喝了这瓶东西,我就放你出去。”林雨拼命地摇头,咬着嘴唇,打死不喝的样子瞬间令帕克冷了脸。“给她松绑,我要她心甘情愿地喝。”林雨被松绑,揉揉手腕,一脸警惕地看着帕克手中那杯不明液体,这种三无产品,会喝死人的,而且还用烧杯装,鬼知道这个烧杯洗过没还是上个实验做过了什么?“你不喝也没关系,奥黛丽迟早会忘了你这个主人,只要我把你给藏起来了,她找不到你就会把你忘了。”林雨倔强的样子不仅没令帕克发怒,反而发笑了。林雨怒了,道:“你胡说!奥黛丽不会忘记我的,我在你的地盘里出事了,一定有你的责任,奥黛丽不会原谅你的!”“真是个孩子,想法这么天真。你以为每天奥黛丽去做什么?去玩吗?”帕克笑了,看着林雨的脸色慢慢发白,心情更是愉悦。林雨手脚冰冷,一直不敢面对着这件事,她知道奥黛丽去做什么,却不敢相信。帕克凑到林雨面前,低声道:“它是去将每一个米拉米都给染黑了,将你们这个社会一步步地给毁灭。要知道,它是我们的主宰。”所有的不堪被撕去表面的保护膜后暴露出来,显得那么的恶心。“我不相信!奥黛丽那么善良,它答应我不会这么做的!”林雨保持着的倔强,不承认这件事。“黑色米拉米会欺骗的,就是它的主人。对主人说的每一句话,都不是真的。”帕克轻声地道。“不然,哪来我们的重生?哈哈。”帕克说到自己都笑了,一命换一命,对它来讲很值。“只要你喝了这瓶东西,我就放你走,而且还可以在保护你和你的家人。”帕克摇了摇手中的烧杯。林雨盯着液体,接过帕克递过来的烧杯,眼神复杂难明。帕克以为林雨想通了,挑挑眉,心里想着等林雨喝完后就立马将她关起来,等待奥黛丽需要融合她的日子。林雨摩擦着烧杯,想了很久,在帕克都要不耐烦时,她将烧杯倾倒,倒掉里面的药。林雨一脸平静的样子和倒掉药剂快速的动作不符,这倒惹火了帕克。“不喝是吧?不过你就算不喝也没关系,奥黛丽很快就需要你的身体,你等着吧。”帕克说完这句话就一脸冰冷地离开,惊得周围的人不敢出声。帕克原本想要给林雨用刑的,但一想到奥黛丽随时会融合林雨的身体,又舍不得将林雨的身体给弄坏,它根本不能容忍林雨身上有伤痕,一点点都不能有。这次想要一次性断绝奥黛丽和林雨之间的联系,但它强迫她喝和自愿喝是两码事,起码断绝关系这件事一定要让奥黛丽死心,一定是要林雨亲手将联系断掉才能发挥的作用。黑色米拉米都是在绝望中找到重生的办法……快了,一切都将结束了。林雨被送回房间,后面的日子依然枯燥,如果不是房间的桌子上放着一瓶无色液体,她可能认为之前被抓去实验室是一场梦。奥黛丽一回来就疲惫地倒在床上,林雨拿着一条热毛巾,温柔地给奥黛丽擦脸。“奥黛丽,你好久都没有让我揉过肚子了,是没有饱过吗?”林雨现在已经知道奥黛丽让自己揉肚子的意思了。是将奥黛丽多余的能量给转化为奥黛丽能接受的能量,这需要主人亲自动手才有效,不过由于奥黛丽吸收的能量过大,主人也会受到牵连,也有一种困倦的感觉。“主人,我好累啊,不想再去了,我变得越来越可怕了。”也许是林雨的温柔温暖了奥黛丽慢慢变得冷硬的心,奥黛丽次没有倒头就睡。“怎么回事?”林雨轻柔地抚摸着奥黛丽的头发。奥黛丽委屈地将自己这几个月的经历都说出来,“我不想再去了,我只想跟主人一起。”奥黛丽也很难受,每次将其他米拉米染黑之后,自己变得相当的冷漠,像是丧失的情感,对着主人丝毫没有想要谈话的**,这令奥黛丽恐惧。“我睡完觉之后就差不多没事了,可是它们又将我带去,我好怕我对主人毫无感情,我真的好怕。”“下次不要去了,打死也不能去,你会失去我的,知道吗?”林雨哄着奥黛丽睡着了,自己也靠着它睡。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巴彦淖尔牛皮癣专科研究院哪好
景德镇整形美容的医院
三亚好的癫痫研究院
雅安哪专科医院治疗性病好
大连治疗慢性阴道炎有哪些方法

上一页:我曾爱你低入尘埃

下一页:异界木乃伊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