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鬼面毒妃暴君的亡后

2019年07月27日 栏目:旅游

“寒月,刚接到一个线报,我觉得这件事还是跟你说一声的好”静竹有些严肃的直奔主题道,虽然此事与寒月的关系并不大,但是寒月似乎对六王爷的事情很是

“寒月,刚接到一个线报,我觉得这件事还是跟你说一声的好”静竹有些严肃的直奔主题道,虽然此事与寒月的关系并不大,但是寒月似乎对六王爷的事情很是关心。六王爷,也就是煞血门的门主,明日会有很大的动静,进宫行刺!这似乎是仓促的决定,虽然煞血门有安插眼线入宫,但是并没有要近期行动,经过静素阁这么长时间的观察,发现六王爷并没有做登基上位的任何准备,也许他的目的并不是皇位……静竹的话还在耳边萦绕不去,沐子月的身影便俨然离开了桂月楼,这个傻孩子!!曾经怀疑了你的目的真是对不起,沐子月匆匆回到六王府,却并没有看见谵台律轩,红儿说他在自己离开王府后,也随之离开了,人不在六王府,沐子月片刻没有停歇,便朝着煞血门的宁城总舵疾驰而去,那个地方她之前去过一次,可是去煞血门沐子月也是扑了个空,他已经潜进宫去了!沐子月站在宁城的塔楼之顶,脸上的面纱不知何时不见,也许是因为匆忙急赶而掉落在某处,渐渐冲破天幕的拂晓光辉徐徐洒在脸上,精致的五官仿佛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彩,微凉的晨风吹动她的长发,飘逸绝尘。------皇宫内,一向冷然自若的筱妃,今日似乎格外的热情,早早地就候在皇上退朝后的必经之路上,“筱妃?你怎么在这里?”谵台贤轩还是次见她这么主动的来找他,虽然因筱妃的性子与‘她’有两分相似,但谵台贤轩不喜恃宠而骄的女人,这里离朝堂很近不是她该来的地方,故谵台贤轩有些愠怒,“臣妾昨日闲来无事,便一个人下棋玩,结果摆出来一盘好生奇怪的棋局,臣妾思虑了一个晚上已然没有进展,臣妾想着若是皇上的话,一定能解开,便早早的过来找皇上,皇上您生臣妾的气了吗?”晴筱不惊不闹淡淡的平述道,“哦,去姬薇宫”谵台贤轩深深的看了晴筱一眼,又移开了视线,但眸光中却快速的闪过一丝异样的光亮,这番话似曾相识,‘她’,也曾在此处等着他下朝,见谵台贤轩低着头率先朝姬薇宫的方向走去,一直淡然得没有过多表情的晴筱神色微动,但很快便又恢复如常,并小碎步快速的跟上走在前面的谵台贤轩。姬薇宫,荷花池畔凉亭下,一盘棋局,一壶茶,晴筱眼睁睁的看着谵台贤轩将一杯茶水饮尽后,她手中的茶杯应声掉落在地,砸了粉碎,对面的谵台贤轩闻之,脸色一变,因为随着茶杯破碎的声音响起,他的背后陡然多出两道可疑的气息,谵台贤轩顿时往旁边一闪,却发现自己竟提不起内力,身体侧倾失重而倒在了地上,谵台贤轩看了看茶杯,又看向晴筱,厉声道,“你在茶里下毒!”晴筱有些踉跄的后退了一步,怔怔的看着他,并没有说话,另一道声音却兀的响起,“只是暂时散去你的功力而已,才不会让你这么轻松的死去!”话音未落,一个身着太监衣服的男人出现在亭中,他的脸上带着一张狰狞的修罗面具,身旁还跟着一个宫女模样的人,但一看便知道也是伪装的,哪有身体那么僵硬的宫女。

安顺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
葫芦岛的医院治白癜风
莆田专治癫痫哪家好
宣城治白癜风的医院咨询
大连那个医院看妇科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