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真尊传 第二百九十六章 焚烧灵魂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旅游

真尊传 第二百九十六章 焚烧灵魂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摇曳而來的狰狞金篮色巨龙,张牙舞爪咆哮捉向了迎面而來的黑球,如期而至的黑球,毫无声息

真尊传 第二百九十六章 焚烧灵魂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摇曳而來的狰狞金篮色巨龙,张牙舞爪咆哮捉向了迎面而來的黑球,如期而至的黑球,毫无声息撞击在雷电巨龙身上,霹雳声响的雷电,劈在了黑球上,黑球上漆黑气体游动一番,出现了一颗大洞,然后一道雷电进入其中,不断撞击着周围的漆黑的气体,

破坏力十足的雷电,在漆黑的球内内闪烁了一阵子,漆黑的气体群聚而上,压盖过去,暴力十足的雷电在诡异的漆黑的气体面前,显得那么平静,的**都沒有喊出來,就消失在黑球内部,

吞噬掉了一道雷电之后,黑球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沒有,黑黝黝的光芒暗淡了一分,然后接着撞击在狰狞的雷龙上,雷龙看到了自己的一击沒有取到一点作用,张开了巨爪,划破了层层阻挡的空间,落在了黑球上,

黑球也不甘示弱,迎面撞击上去,凹陷进去,雷龙的爪子从圆滚滚的球体面上凹陷进去,漆黑气体覆盖上雷龙的身躯,想要一口就吞噬掉了整条蜿蜒盘旋的雷龙,只可惜,雷龙好像发现了他的目的,尾巴一摆,带着无边的声势,轰击在黑球上,

整个黑球都晃动一阵子,摇摇欲坠,好像随时都会碎裂,掉落在地,狰狞的龙头对着黑球张口一吸,既然你想要吞掉我,我也要吞掉你,看我们谁先坚持不住,就这样,一头狰狞的雷龙,一颗黑球对峙在半空中,谁也不让谁,

到了这一刻,秦风沒有再做多余的动作,身影一动,毫不犹豫轰击而去,寸步娴熟闪烁,只见秦风的身影宛如空间飞舞的鸟儿一样,横掠而过,切割着空中弥漫的黑气,

踏踏

秦风的脚步落在了空中的雷龙身体上,双手快速结印,人龙合一,指挥着巨龙攻击,一双遒劲的爪子捉住了黑球的边缘,两面直插进去,然后秦风双手一个漩涡升起來,对着前面诡异的圆球状的漆黑气体一吸,

与雷龙顽强对峙的黑球,眨眼间开始收缩起來,消失在秦风的手中,秦风丹田的魔种大门紧开,一道巨大的裂缝从魔种圆滑无痕的面上碎裂开來,吸收着秦风从秦风手中吸收进來的漆黑气体,那些还在顽强抵抗,不愿意被秦风就此吸收的漆黑气体,

此刻都疑惑感受着秦风的丹田的魔种,犹豫了一阵子,然后都纷纷自动疯狂涌进來,魔种吸收了那些漆黑的气体之后,黝黑的面上逐渐加深,越发深邃的黑,黑不溜漆,

一股玄奥的波动从中缓慢淡淡散发出來,弥漫在秦风的丹田内,秦风的身体中刮过了一道波纹,身体内的血肉骨骼都好像受到了某种好处,开始咯咯跳动起來,仿佛每一刻都在经历着洗礼,净化一般,

黑球迅速缩小,一直自信的真君才开始慌了,漆黑的气体消失的时候,那么到时,这一层都在显露在秦风他们的眼中,他的计划就无缘无语多了意外,

“小子,休得再动,”

真君控制着身体,冲破了还在疯狂聚集在秦风的手中的漆黑的气体,一双模糊不清的双手狠狠拍在秦风的胸膛,不顾周围雷龙的雷电闪烁,道道夺命的雷电轰击在他的灵魂体上,焦气升腾起來,剧烈的疼痛也不能让他停住他的行动,咬牙坚持打断秦风的行动,

沒有了那些诡异的漆黑的气体,那时候,他就沒有什么作用了,虚弱的灵魂体,失去了它们的保护

,他还不是秦风他们手中的鱼肉,随便他虐待,要是好点的话,可以逃出去,不幸的话,只能被秦风他们炼化成了武器的器灵,亦或者是魂飞魄散,

后者无论是哪个,都不是他想要,所以他唯有打断秦风的吸收,一双充满了力道的手掌压在了秦风的身躯上,汹涌澎湃的力道使得秦风的体内一阵停歇,所有的灵力运转都在此刻静止不动,

就好像断了节一样,一下子都乱起來,秦风呼吸开始急促起來,平静的脸庞可是抽动起來,毫无防备的被真君全力一击击中胸膛,虽然这个真君有点名不副实,可是人家毕竟是真君,对于力道的控制是不会丢失的,正好击在了秦风的灵力输送点上,

一下子就打乱了秦风的灵力运转,秦风艰难压制着体内的凌乱,强硬把那股想要喷血的冲动压迫下去,睁开了那双浑浊的双眼,凝视着眼前的真君,不知道为什么,真君看着秦风平静的眼神,心中有种想要跑的冲动,慌乱不已,

“哼,可恶的小子,又在虚张声势,我就不信你还能再坚持下去,”

真君举起了双手,横冲直拳,真确无误攻击在秦风的胸膛,秦风身体上金光一闪,霸体运转,一声清脆的轰鸣声掀起了一阵风暴,一阵真君心中无限恐怖的风暴,

只见秦风脸上沒有该出现的痛苦表情,而是一丝微笑,一丝莫名其妙的微笑,他还在疑惑着,接着秦风的一双手握在了他的手上,真君不屑看着秦风,手晃做了虚无,身影也变得虚无起來,任由秦风捉住自己的手,

秦风手一拉,一扯,一扫,一条小小的细线从秦风的手中散发出去,连接在了真君虚无的身躯中,真君心中一阵警惕,有种不祥感觉升起,不过他摇摇头,否定了心中的那种感觉,就秦风的这个死瞎子,想要杀死他,那是可能的,现在的他,连我的身体都碰不到,

“额,这……这个……不可能,”

秦风手稳稳捉住了他虚无的手臂上,另一只手对着自己的脸蛋轰鸣而去,可是真君一动也不动,等着秦风攻击过來,噗呲,结结实实,真真切切,秦风的攻击轰击在他的脸蛋上,他的灵魂上,

这怎么可能,

真君死都不相信,秦风的攻击和之前的沒有什么区别,要说有什么差距,那就是他多做了一个动作,可是他可是灵魂体,不要是你多做一个动作,即使是在多做几个动作,对他也是沒有用的,他的身体是虚无的,无形的,无法攻击的,

除了雷电,还有一些修为比他高的人,或者是神通者,能够攻击到他之外,其他的人,都不可能攻击到他,

秦风沒有说话,冰冷的眼就这么盯着他,手一拳一拳轰击在他的脸蛋上,真实的感觉,那股疼痛感,那般剧烈,难办令人难以忘记,自从他的身体破碎之后,剩下灵魂体,他都沒有感受到那股真实的感觉,

“啊啊啊啊,可恶的小子,”

真君愤怒扭动身体,想要挣脱开秦风的手,只可惜,秦风的手还是死死捉住了他,强劲有力的手臂,纹丝不动,真君挣脱了一会儿,见到沒有丝毫用处,脸蛋上还要面临着秦风的狠辣攻击,他挣扎的力道越大,秦风的拳头上的力道就更加恐怖,

他无法忍受脸蛋的痛苦,由开始的惊愕,难以置信,到了现在的屈辱,**裸的侮辱,在那么多人面前,堂堂的真君,竟然被一个铸骨境的瞎子打脸,狠狠打脸,这是一种多么痛的领悟,

“啊啊啊啊啊,小子,放手,快给老夫放手,”

赏给他的是一拳,

“啊啊啊啊,气死我了,死瞎子,快点给老夫住手,不然不要怪老夫无情,心狠手辣了,”

啪,一拳击去,沒有任何的语言,才是真实的语言,

“啊啊啊啊,小子,该死的小子,不要让老夫捉到你,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啪啪啪,一拳拳,这时候,真君还在威胁秦风的,秦风沒有任何的表情,只是眼眸中的那丝冷意更加甚,无法无情,

“啊啊啊啊,我要让你小子死,死死死,”

“啪啪啪”

“老家伙,看來你是还想被揍得更惨一点咯,既然这样,那你就不要再叫了,听着都烦,”

秦风厌烦举起了真君的灵魂体,捉住他的手变成了捉住了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在他的灵魂下晃动,被举起來的真君心中突然显现出來一丝危机感,一丝恐怖,惊恐大户大喊道:“小子,你想做什么,”

“老家伙,你不是很喜欢叫喊吗,我今天就让你叫个痛快,保证让你淋漓尽致,”

一团黑白相间的火焰升腾在秦风的手上,真君的灵魂下,时而寒冷,时而炎热无比,寒冷时,连灵魂都冰冻住,炎热时,灼烧得空间都扭曲起來,秦风控制着玄天魂火缓慢接近真君的灵魂,暗淡飘摇的火焰一接近他的灵魂,好像干柴遇到了烈火,熊熊燃烧起來,

呲呲

火焰灼烧的声音响起,接着是真君的无尽惨烈叫喊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声音延绵不绝,回荡在淡淡的模糊的空间中,扭曲的真君的脸蛋,狰狞狂语,在玄天魂火的灼烧之下,真君的灵魂体直线缩小,刚刚还是一个人的高度,现在已经是缩小版的他,疯狂乱动,再这么下去,他就完全被玄天魂火吞噬掉,

温州白斑疯医院
沧州好的牛皮癣医院
拉萨治疗睾丸炎费用
温州白癜病医院
沧州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