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音乐版权不应搞授权2019iyiou

2019年05月14日 栏目:历史

音乐版权不应搞授权。近日,国家版权局高调发声,剑指垄断音乐版权。前几天,国家版权局先是约谈境内外音乐公司及国内几大络音乐服务商,要求

音乐版权不应搞授权。

近日,国家版权局高调发声,剑指垄断音乐版权。前几天,国家版权局先是约谈境内外音乐公司及国内几大络音乐服务商,要求对络音乐作品应全面授权、避免授权。尤其是,10月26日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副司长段玉萍还在《人民》透露要求络娱乐服务商不得通过音乐版权来哄抬授权价格。

在法律上,音乐版权属于私权,对外是许可,还是非许可,一般由作品版权人自主决定。但络音乐平台通过获取“授权”或采购“版权”,构筑起行业壁垒,形成了对络音乐服务市场的“寡头割据”效应。

事实上,不论是授权,还是非授权,既要保护版权人的合法权益,也要兼顾音乐作品传播市场秩序,这应该是相关部门介入的关键所在。

那么,当前国内络音乐平台的格局如何?络音乐版权许可暴露了哪些新问题?

多强争霸:腾讯、阿里、易“割据”络音乐服务市场

在互联起步之初,上到处是可免费下载、播放的音乐,这种络盗版行为不仅给传统唱片带来巨大冲击,也给包括作词、作曲及演唱在内的音乐产业链带来致命伤害。

曾几何时,唱片产业集体声讨甚至争相起诉互联平台侵权事件,时有发生。

这种对立状态直到双方达成全新的合作形态,才得以缓解,并且迎来了络音乐服务市场的全新业态。

按照《信息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规定,信息络传播权,是指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表演或者录音录像制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表演或者录音录像制品的权利。

简单说,当前备受争议的络音乐服务,说到底就是音乐作品或音像制品的信息络传播权许可授权问题。

当前,络音乐服务市场已经形成明显的“多头割据”效应,其中,环球、华纳、索尼全球三大唱片公司与YG娱乐、杰威尔音乐、LOEN等音乐版权由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代理;滚石、华研、相信、寰亚等音乐版权则由阿里音乐代理;爱贝克思(avex)等日本音乐版权则由易云音乐代理;太合麦田、海蝶音乐、大石版权、The Orchard等音乐版权则由百度音乐代理。

诸侯混战:易云音乐卷入络音乐版权许可纠纷

因未经许可提供音乐播放服务,易云音乐曾在一个月内被两次起诉至法院。

一头是各大音乐平台纷纷“采购”的方式,从源头上分割络音乐版权;另一方面,则是各大音乐平台依托已经获得的授权,对未经许可使用的平台发起诉讼维权。

一时间,络音乐服务市场硝烟四起,表现方式包括:1)在络用户端,就是此前可以点播的音乐在某些平台被下架或无法播放了。2)在音乐版权端,基于不理性的竞争策略,音乐版权许可价格被不断加码或哄抬,屡创新高。

短期看,音乐版权价格被“哄抬”,上游权利人是受益的,但长期看,是否一定受益就存在较大变数。

一方面,络音乐服务的盈利模式或盈利能力还在探索中,简单说,目前尚未有一家平台已经基于音乐版权运营取得较好的业绩或收入,另一方面,如果络音乐服务平台因盈利能力缺失,资本停止注入后,可能会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带来音乐版权许可价格的大幅下滑,这种可能的“前高后低”宽幅震荡,显然会对音乐作品权利人及音乐市场的长期利益构成伤害。

因此,在一定的基础调查或行业摸底前提下,基于维护良好的市场秩序,予以适度的干预是有必要的。

避免:左手防络音乐服务垄断,右手防角色错位

按照《著作权法》第八条规定,“著作权人和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可以授权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行使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是非营利性组织,其设立方式、权利义务、著作权许可使用费的收取和分配,以及对其监督和管理等由国务院另行规定。”

可以看到,按照《著作权法》的架构设计,为了方便权利人维权,设定了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角色,它可以自己的名义对授权作品进行起诉、维权、索赔等,而该类组织的设立、监管有专门的管理办法。

而当前各大络音乐平台在获得许可或版权时,不排除有的平台还与上游版权方形成了代理维权等合作。

在这种模式之下,各大络音乐平台在信息络传播权的代理维权中,可能出现与音乐作品领域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发生角色冲突。

此外,从反垄断的角度看,如果放任络音乐服务平台的版权采购或授权,未来不排除出现“一家独大”的竞争额格局。

而当络音乐服务市场被某个平台“垄断”后,其后续再次购买音乐版权时,由于缺乏有效竞争,不排除会出现“以不公平的低价购买”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

行业变革:络音乐服务市场百花齐鸣时代来临

值得一提的是,避免版权或许可的要求出台后,对有志于进入该领域的新平台来说是重大利好。

以易云音乐为例,其与其他平台因转授权产生的纠纷,将会加速解决,它可以选择与其他平台达成转授权合作,也可以根据需要与上游版权方达成直接许可合作。

而对于拟进入该领域的其他平台来说,此前络音乐平台建立的不适当行业壁垒被破除了,一方面,未来它们在源头音乐版权方直接获得的许可的机会将增多,另一方面,基于自身已获得的音乐版权,与其他音乐平台达成交叉许可或获得转授权也将变得更加容易。

简单说,络音乐服务市场将受益于“避免授权”迎来更多平台参与的“百花齐鸣”时代。

当然,预防或避免行业恶性竞争或不正当竞争是没问题的,但是,干预的方式、时机及手段,也需要拿捏,避免因干预过当损害了上游版权人的合法权益。

真功夫案开庭:前任姐夫诉讼前任小舅子
2010年青岛文创教育企业
谷歌欲买下荷兰太阳能发电厂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