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证监会前主席论股市正经历去泡沫化市场能慢

2018-12-06 18:38:52

证监会前主席论股市:正经历去泡沫化 市场能慢牛

证监会前主席周正庆与刘纪鹏、李曙光等论股票那些事

股市还敢不敢再跌!一位80后投资者瞅着交易软件上那条始终弯腰下探的股指曲线,甩下了这句气话。

今年上半年,上证综指以一个完美的M形态让广大股民体会了一把回到原点的刺激。进入8月后,该指数更是屡创年内新低,重回11年前的股指水平。所谓的“钻石底”也被跌破。

盈利较好的银行股等板块的股价更是严重偏离合理估值水平。浦发银行()、华夏银行()、平安银行()、交通银行()的市净率均跌破1倍,但下跌还在继续。

这样糟糕的市场表现令投资者伤心欲绝,不少投资者被深度套牢,多年来的投资收益血本无归。坊间甚至一度传闻,每天都有2000多证券账户销户,但随即遭到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的否认。

中国证券市场正在经历一场去泡沫化。

去年以来,中国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启动了一轮又一轮新政,旨在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倡导价值投资。

据一位券商界人士分析,今年市场的行情本身即受“内忧外患”的宏观经济形势夹击,但当前投资者缺乏信心,交易不积极,却显然与监管层对市场投机行为的严厉打击密不可分。

许多人担忧监管层的新政策推行时机不成熟。如限制一级市场市盈率则打压上市发行价,这其实也顺带拉低了二级市场的价格,更刺激股指下行。而在当前的低迷行情下,是否应该暂停新股发行,给市场喘息的机会,业内争议不断。

管理层是否应该出手救市?新股发行制度改革如何深化?投资者利益如何保障?

央视财经频道《对话》栏目,日前特邀证监会前主席周正庆,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刘纪鹏、李曙光,以及股民代表,热议A股发展与投资者权利保护。

监管层该不该救市?

周正庆:近这个资本市场我看了看,2001年上证指数就是2200点,现在2012年,上证指数不到2200点,等于11年这个市场基本上是没有变化。我认为只要各个方面积极去做工作,股市是可以扭转这种低迷的。中国股市要想推动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国的资本市场必须保持慢牛。每年要有增长,但是不能增长很多。我觉得任何国家对资本市场发展,正常情况下不要干预。但是过热,泡沫和持续低迷两种风险要防范,让我们的股市保持持续稳定、健康发展。只要重视股市,采取必要的政策措施,我们的股市终一定能走向慢牛。

刘纪鹏:影响一个股市的因素,有国际环境、国家宏观形势、上市公司的质量,在中国还有政策。忽视政策对中国股市的影响是不可能的、不现实的。但是政策到底在什么时候发挥作用?西方国家的政策什么时候发挥作用呢?往往是在股市低迷会破坏国民经济的时候,政府是一定要出手的。危机的时候要救市,但是股市上涨的时候,不要“半夜鸡叫”,不能打击、打压股市。为什么?股市的泡沫是与生俱来的。泡沫在循环过程中,从成长、产生、成熟、破灭,有些会破灭,有些不会破灭。我们的政府监管部门、学者有提醒大家,要注意泡沫了,但不应当是人为切断。中国宏观经济支撑的点位绝不是1600点。

董宝珍:我是价值投资者,我觉得中国股市很好。股市就是一块地,我就是农民,这个地自己在那儿待着就行了,我特别不赞成救市。我不太明白,中国股市一会儿在天堂,一会儿在地狱,就不在人间待?所有的围绕着与股市有关的主体,上市公司、中介机构、个人投资者,包括监管层,它的中心工作理念应该是使得中国股市拥有内在的自我平衡机制。

李曙光:中国股市是情感市、政策市。情感市,缺乏理性的投资者;政策市,政府更多地想怎么去让股市按照自己的意愿在走,没有想到按照市场的规律在走。理想的股市应该是一个理性市,更多地增加理性的成分,少一点情感市和政策市。

新股发行仅仅是控制数量吗?

周正庆:股市低迷的时候,证券主管部门一定要控制新的股票发行,因为继续发新股会促进低迷。不是说一只不发,比如说原来准备发十只,股市情况不好,少发一点。我主张证券主管部门一定要控制发行数量。

刘纪鹏:今年上半年新股发行的规模才发了700多亿,这是近五六年以来的。尽管新股的数量仍然多,但上的都是小盘股。为什么大家对新股发行反应这么强烈?停止新股发行了,股市就会上涨吗?2008年美国发生金融危机,现在已经恢复到12000点了,香港也重到两万点了,为什么我们没有危机,比10年以前还低呢?我觉得真正的原因恐怕还不能从新股发行中去找。

龚凯杰:我觉得IPO不能停,但是一定要有质量。2008年我正好在做一家公司的PE,但终还是放弃了。那年我还看了好多家企业,结果都PASS掉了,觉得都有问题。但是到2009年、2010年,这些有问题的公司居然都上市了。这些公司是怎么通过发审的?这样的新股进入市场肯定是有问题的。

牛长卫:举个例子,我不知道中石油是怎么发行的,上市发行价是17元,但到了二级市场就变成了48元,经过几年发展,现在市场价9元,套死了一大批原始持有者。这个上市发行价有问题。新股为什么可以定这么高的价格?如果任由这种稀里糊涂的定价继续存在,则悲剧还会上演。

《证券法》一定要有可操作性

刘纪鹏:部《证券法》出台,主要是控制机构风险,禁止国企炒股、银行违规入市,对市场经营主体要实行严格的分业经营和管理。但是该法律对投资者的保护强调不够。无论从证监会的权力的行使上,还是对市场上黑庄、黑哨、黑嘴、内幕信息等的打击上,法律上体现不够。修订后的《证券法》赋予证监会不仅有追究,而且可以先冻结资金的权力。但是这些都是在银广夏事件发生之后,才在修订后的《证券法》里边规定的。

李曙光:修订后的《证券法》还是细节的规定不多,操作性不强,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一些政策性的宣誓比较多。金融市场、证券市场每天都在发生变化,目前立法机制严重跟不上市场发展,我主张《证券法》两年修改一次,一定要有可操作性、可诉性,另外,要把国外一些比较好的证券市场法律经验立即借鉴过来,整体法律环境要加快变化。

周正庆:修订后的《证券法》专门用一章讲如何保护投资者权益。其中规定,凡是违背证券法规、造成投资者损失的,要予赔偿,而且连金额都写上了。这次修订以后,对保护投资者,对赔偿的和法律,都作了规定,跟上一部老法律有很大的不同。但因为《证券法》是一个大法,在内容上肯定不会很具体。《证券法》只能提一个原则,提一个大体的方向,怎么解决呢?执行《证券法》还应当搞条例,监管部门要搞执行细则。

演播室的灯光将嘉宾和观众们的脸照得格外亮。场内嘉宾对后市看法比较乐观,但场外多数投资者的心难以亮堂起来。我想这一方面是因为市场低迷势态短期难改,但更重要的则是阳光无法完全照亮中国的资本市场。

市场的繁荣离不开公平竞争。一股独大的大股东侵占上市公司资产,内幕交易者得不到严惩,这些犹如寄生虫一般侵蚀着资本市场的肌体。我们欣喜地看到,监管层已开始清理这些积弊。我们希望这样的执法持续下去,让投资者切身体会到自己的权益得到保障。林肯说过:“尽管我走得慢,但我从不后退。”与其让资本市场重蹈暴涨暴跌的覆辙,不如让投资者在健康“慢牛”的行情中稳步地得享回报。

beplay注册
进口吸干机
捕鱼游戏注册送金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